<p id="iluey"></p>

    
    
      <track id="iluey"><strike id="iluey"></strike></track>
    1. <pre id="iluey"><label id="iluey"><xmp id="iluey"></xmp></label></pre>
      <bdo id="iluey"></bdo>

        信息網_資訊網

        經典美文聯系我們

        周口信息網 > 熱點信息 > 正文

        誰在制造文憑通貨膨脹?

        網絡整理 2023-10-16

        (原標題:誰在制造文憑通貨膨脹?)

        1979年,蘭德爾·柯林斯在他出版的《文憑社會》中,提出了“文憑通貨膨脹”的概念。

        他認為美國從19世紀到20世紀70年代出現的教育凱恩斯主義,導致了文憑的通貨膨脹。所謂教育凱恩斯主義,即以教育擴張抵抗生產過剩和就業不足帶來的經濟危機。說白點,就是讓青年呆在學校里時間長點,來延緩就業崗位不夠,以免發生失業危機。

        回顧中國數十年來的就業市場,也能發現類似現象。早前,上山下鄉也有解決青年就業問題的意思。當青年回城后,早期的改革開放解決了青年就業創業問題。2000年前后工人下崗及打破鐵飯碗制度后,隨著而來的高校擴招成了緩解青年就業、疏解青年人去向的出路。

        這一系列對策,都在解決一個問題:教育和職業的供給關系。

        當前中國面臨著和世界相似的境況,人均在學校教育的時間越來越長,文憑的含金量越來越低。

        柯林斯一陣見血地說,與其說大學以及其他教育機構的主要功能是培養社會化的、具有合格工作技能的勞動者,倒不如說在科技逐漸替代中產階級工作之時,教育擴張減少了市場上的勞動者,從而防止了失業率的攀升……他發現,美國社會的教育凱恩斯主義,就是一套是加大教育供給以緩解社會就業問題的路徑。

        這和今天我們遭遇的境況相似,文憑成為就業的硬通貨。

        教育凱恩斯主義緩解了社會問題,也提高了公眾整體素質。但文憑既然在職業社會成為硬通貨,自然要出現文憑的通貨膨脹問題。

        用今天的粗鄙的俗語來形容就是,博士滿街走,碩士不如狗。

        2016年前后,中國經濟下行,奧地利經濟學派的一些理念開始受歡迎;那以后的中國經濟主要特征就是去杠桿、供給側改革。奧地利經濟學派是和凱恩斯主義理念相左的經濟學理念。在面對危機時,凱恩斯主義主張加大供給,擴張信貸;奧地利經濟學派反對市場干預,主張讓市場清算,認為信貸擴張會釀造更大的經濟危機。且認為美國1929年、1970年代的危機和2008年的次貸危機都是一次次政府干預所造成的更大危機。

        所以不難理解,當下打擊資本對校外教育產業的擴張,可以理解為遏制資本在教育產業的加杠桿。

        2016年之后,和去杠桿同時出現的,就是互聯網教育培訓行業。若從文憑凱恩斯主義這個概念來理解,這時的狀況就是經濟去杠桿,文憑加杠桿。

        社會資本殺入互聯網教育行業,在整個2020年-2021年疫情期間,引發了對“內卷”的大討論,著重的就是對教育內卷的討論。

        依據內卷說和教育凱恩斯主義說這兩個概念,可以認為,教育投入的資源是內卷的,但是教育產出的文憑是通貨膨脹的。

        文憑的通貨膨脹或導致一個問題,就是唯文憑論,并阻礙社會職業流動,因為決定就業的是文憑,文憑一定程度上決定了就業的等級和職位流通,而決定文憑的是家庭的財富、資源等,而不是職業技能。

        柯林斯認為,教育產生了兩種勞動職能,一種生產技能型,一種是政治“文化通貨”型,后者往往不從事直接的勞動生產,大多參與財富分配。在柯林斯看來,相對生產技能型教育,政治“文化通貨”型往往從事的是一種“閑職崗位”。文憑越高的人,“文化通貨”價值越高,越可能是參與從事財富分配的那批人。

        在柯林斯那里,教育并沒有生產更平等的機會,開拓階層自由流動的平臺,而是相反的起到社會階層的固化和社會性篩選的作用,它是通過家庭在教育上的財富、資源投入來篩選的,因為文憑是硬通貨,社會內卷式的競爭,使得文憑的通貨膨脹更加嚴重。

        所以當代父母,即使砸鍋賣鐵,也要供孩子獲得更高的“文化通貨”,讓他們在職業市場更有價值,所以在教育投資上內卷。因此,柯林斯認為,“文憑凱恩斯主義”對發展資本主義社會有利。

        怎么解決“文憑凱恩斯主義”造成的階層固化、機會不平的問題呢。他提出了一種激進的解決辦法:廢除文憑——讓學?;貧w其本質的知識生產功能,不再作為生產文憑的工具而存在。

        中國近幾年實行的教育分流配給制度,似乎有點偏向于生產技能型教育,開始節制文憑通貨膨脹,比如,全國各地的高中升學率大概只有50%,2019年普通高中升學率里,重慶為61.1%,長沙為59.3%,南寧57.64%,成都55.6%,鄭州55%,武漢55%,南京53.5%,哈爾濱 51.3%。

        上不了高中的那幫孩子,許多去上技校了,即生產技能型教育。

        7月24日,政府發布《關于進一步減輕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作業負擔和校外培訓負擔的意見》。校外培訓行業幾乎一夜之間置于死地?!耙庖姟钡暮诵囊谎砸员沃?,是現有學科類培訓機構統一登記為非營利性機構,學科培訓類機構不許上市融資、不許高收費。

        當天,多家在美股、港股上市的培訓機構,股價腰斬者比比皆是。

        我們觀察監管在教育培訓領域的監管文件,也可以用這一經濟學邏輯來理解。打擊教育培訓行業讓企圖在文憑獲取上加杠桿工具的失效了,在教育上的通過財富、資源投入來獲得競爭優勢的行為,也會暫時失效。

        但教育凱恩斯主義仍是社會現象,文憑通貨膨脹確實存在,教育內卷就不會停歇,只會換一種方式。

        本文系未央網專欄作者:新金融洛書 發表,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,不代表網站觀點,未經許可嚴禁轉載,違者必究!

        免責聲明:信息網轉載此文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不代表本站的觀點和立場。文章內容僅供參考,不構成投資建議。如果您發現網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識產權的作品,請與我們取得聯系,我們會及時修改或刪除。

        Tags:[db:TAG標簽](1111605)

        轉載請標注:信息網——誰在制造文憑通貨膨脹?

        猜你喜歡

        国内精品久久久久伊人AV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视频走光_亚洲日本成年在线看_国产 欧美 日韩 亚洲αv